沈荣华:简政放权“当头炮”全面促改革
添加时间: 2014-11-27 13:52:30  访问量:

新一届政府成立以来,从自身改革做起,把加快职能转变、简政放权作为开局的第一件大事,以深化行政审批制度改革为突破口,推出了一系列重大改革举措。盘点一年多来的改革,简政放权取得了明显成果。

  一是大力减少行政审批。目前政府职能转变不到位的突出表现,就是政府干预过多,行政审批过多,市场准入门槛过高,既抑制了市场和企业的作用发挥,也不利于正确发挥政府的作用。减少行政审批,就是要以政府放权换取市场活力。新一届政府组成以来,已分批取消下放了632多项审批事项,提前兑现了本届政府任期内削减1/3以上行政审批事项的承诺;去年修订的政府核准投资项目目录,大力压缩企业投资的核准范围,落实企业投资自主权,需报中央层面核准的减少了60%;改革工商登记制度,将注册资本实缴制改为认缴登记制,将先证后照改为先照后证,新登记市场主体、注册资本和个体私营从业人数都出现大幅增长;清理和取消了一批职业资格许可认定、评比达标评估和相关检查活动,取消了一批行政事业性收费,促进了就业创业;减少和整合了一批专项转移支付项目,扩大了地方自主权。

  二是锁定现有审批数量。在以往审批改革中,存在着标准不清、合并打包、避重就轻、明减暗不减等问题,影响了改革成效。为了更好推进审批改革,这次国务院审改办花大力气摸清各部门现有审批底数,通过“三下三上”反复核实,今年3月确定国务院60个部门共有审批事项1235项,并社会公开,接受监督,这就锁定了国务院部门的审批权力清单,使继续减少审批事项有了准确依据,清单之外的事项一律不得再进行审批,堵住了随意审批的漏洞。

  三是严控新增审批事项。行政审批事项的随意设置、违规设置是行政审批过多过滥的一个根源。这次简政放权坚持既“减存量”,又“控增量”。为此,国务院印发了全面清理非行政许可审批事项的通知,要求对现有非行政许可审批事项原则上一律取消,确需保留的要按照行政许可法的规定,调整为行政许可,堵住违规设置的“偏门”,非行政许可审批将成为历史。国务院还印发了严格控制新设行政许可的通知,明确规定了新增行政审批事项的设立标准和程序,防止边减边增。

  四是加大事后监管力度。长期以来,政府管理中存在重审批轻监管的弊端,导致监管不到位,假冒伪劣、不当竞争、不讲信用等问题盛行,这种“严进宽管”方式,影响了市场公平竞争,也不利于市场规范。新一轮行简政放权坚持“放管并举”,在放权的同时加强了事后监管,国务院发布了促进市场公平竞争维护市场秩序的指导意见、企业信息公示暂行条例、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规划纲要等重要文件,在改革监管体制、创新监管方式等方面打出了“组合拳”,努力做到放活与监管同步到位。

  五是依法推进审批改革。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推进改革,是建设法治政府、实现治理现代化的必然要求。在简政放权的过程中,国务院和各部门遵循职权法定、程序合法、公开透明的原则,依法推进改革,认真清理相关法规规章和规范性文件,及时提请全国人大修改有关法律,使审批改革于法有据,充分发挥法治对改革的规范和保障作用。

  一年多改革实践表明,把简政放权作为改革“当头炮”意义重大,对转变政府职能,全面深化改革,加强政府自身建设都产生了积极影响。

  第一,简政放权促进了全面深化改革。转变政府职能,是全面深化改革的关键环节,关系到政府与市场、政府与社会的关系调整,牵一发动全身。如果政府干预过多,出现“越位”,市场和社会的作用就不能到位。新一届政府以简政放权为“当头炮”,把不该管的事放给市场、企业和社会,有效激发了市场社会的活力,也使政府可以集中精力管好自己的事,为全面深化改革和经济社会发展创造了条件,提供了动力。

  第二,简政放权加快了法治政府建设进程。法治政府是国家治理现代化的主要内容和重要标志。这次简政放权实践,遵循法治原则,注重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推进改革,通过减少行政审批,制定权力清单,探索负面清单管理,按照行政许可法的要求堵偏门控新增,减少自由裁量权,依法监管等改革举措,进一步厘清了政府职权的边界和行使方式,对政府而言“法无授权不可为”,对市场主体和社会主体而言“法无禁止即可为”,法治政府成为生动具体的实践活动。

  第三,简政放权减少了寻租腐败空间。实践表明,政府权力过大,行政审批置过多,自由裁量权过大,这使一些部门和官员有了以权谋取私的机会,成为滋生寻租腐败的源头,被称为“批”出来的腐败。要消除寻租腐败,就必须“釜底抽薪”,深化行政审批改革。新一届政府组成以来,不断简政放权,减少行政审批事项,规范审批流程,这就从源头上消除了滋生寻租腐败的土壤,为建设廉洁政府提供了体制保障。

——摘自《江苏机构编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