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都区编办:浅谈行政审批权下放后的监管
添加时间: 2015-08-18 10:13:39  访问量:

2013年省政府下发《关于推进简政放权 深化行政审批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2014年省委、省政府联合下发《关于进一步简政放权加快转变政府职能的实施意见》,两个实施意见要求全省以深化行政审批制度改革作为政府职能转变的重要抓手和突破口,加大简政放权力度,着力推进“减、转、放、免”,使本届政府任期内行政审批项目减少三分之一以上。两年来,按照省委省政府意见要求,各地纷纷出台简政放权,加快转变政府职能的改革措施,本届政府任期内,全省削减三分之一行政审批项目的目标已经完成。以扬州市江都区为例,小纪镇是扬州市唯一的经济发达镇行政管理体制改革试点镇,截止到2014年年底,江都区政府共下放给小纪镇行政权力920项,促进了小纪镇经济社会的全面发展。

简政放权工作的推进,使得企业负担有所减轻,政府行政效率得以提高,市场活力和创造力有效释放。但是,改革实践中也存在一些不容忽视的问题,特别是权力下放后的监管,这些问题的存在,影响了政府行政审批制度改革的成效。归纳存在问题,主要有以下方面:

一是一些部门对行政审批权下放后续监管的重要性、必要性认识不足。认为行政审批权下放就是权力下移,权力下放后监管责任在下面而不在自身,从而在实际工作中忽视对基层的指导和监督。有的甚至对后续监管工作漠不关心,没有认识到权力下放背后的责任,对审批权下放后产生的廉政风险也认识不足。

二是行政审批权下放后续监管机制不健全。主要表现为:监管责任不明确。对下放审批权的监管,没有从制度上明确各级业务主管部门之间的职责权限,有监管职责的部门缺乏统一协调,问题出现时,易出现逃避责任和推诿扯皮。

三是网上行政审批建设有待加强。调研发现,多地业务主管部门之间横向联系还没有实现互联互通,网上审批特别是网上并联审批进展不平衡。电子监察业务未能接入网上行政审批平台,缺乏对审批的全程监督。有的部门不愿把接收的审批事项放到政务服务中心或便民服务中心办理,由此带来“体外循环”、应进未进、授权不到位。

四是审批监管能力尚待提高。区县一级由于直接面对社会公众,审批业务大,政府业务部门很难安排足够的人力进行审批后的监管。一些审批事项专业性较强,审批监管人员对新增业务不够熟练,业务能力不能完全适应审批业务的要求,对于如何创新事中事后监管,没有好的办法。

五是“事”放“权”不放,权责不相匹配。有些部门只愿将管理难度大、责任重的事项下放给基层,而把管理难度小,又比较“实惠”的事项却留给自身。有的甚至以各种借口缓放或拒不下放政府明文批准下放的权力,导致基层单位对渴望下放的权力如同“空中楼阁”,可望不可及。

分析上述问题产生的原因,主要是长期以来,一些部门习惯性思维认为管理就是依靠行政审批来实现,“谁审批谁管理”、“谁审批谁监督”,现在权力下放了,不用审批了,也就不要管理了,任由权力“自由落下”。

行政审批权的下放是“一场自我革命”,如果说过去的权力下放是是“剪指甲”,那么现在所说的权力下放就是“割肉”,权力下放不是一放了之,也不能一放了之,而是要通过监管,使得权力放活、放好、放到位。

如何做好权力下放后的监管,确保下放的行政权力放活、放好、放到位,笔者建议:

一、建立健全行政权力下放后续监管机制。地方政府要针对行政审批权下放后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按照中央有关文件精神和相关法律法规,研究制定相关制度和配套措施,努力做到权力下放既不打折扣,又不使权力“悬在空中晒太阳”,同时又确保下放的权力不被滥用。这些制度和配套措施应包括:行政许可负责制、一次性告知制、服务承诺制、限时办结制、责任追究制等规章制度,着力从制度层面上规范行政审批。

二、加强下放权力执行情况的监督检查。行政权力下放后,各级行政审批主管部门要适应职能转变和市场变化,强化事中事后监管,要完善常态化的监管方法,采取随机抽查、“飞行检查”、专项督查、专项审计、专项整治、事后稽查和绩效评价等方式,对发现的问题及时提出改革要求和建议,提高监管水平,努力减少权力下放后的监管风险。

三、加快推进信息化监管手段。要充分运用现代科技信息,加快推进电子政务和网上行政审批建设,积极推动行政审批网络化、业务处理规范化和监督管理信息化,努力规范审批流程、提高审批效率,增强审批透明度。

四、加强业务指导和队伍培训。要认真开展业务指导和人员培训活动,通过组织专题培训、专家指导、手把手传帮带等各类培训活动,提升工作人员的审批业务水平和监管能力。要加强廉政风险教育,提高工作人员的责任意识和廉政意识。

五、建立失信联合惩戒制度,强化信用监管。要转变监管理念,强化法制、公平、责任意识,坚持依法监管。要加快信用信息平台建设,健全完善社会法人、自然人、市场主体信息基础数据库和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依法公示失信单位和人员名单。要建立失信联合惩戒机制,对严重失信者,要综合运用各类惩戒手段,依法依规进行惩戒,使失信行为无处藏身。

综上所述,行政审批权力下放,只是政府转变职能,优化服务的重要步骤和措施,而权力下放后的监管,恰是政府行政权力放好、放活、放到位的必要保障,放管结合、放管并举,唯有放管齐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才能取得最大成效。

 

                (江都区编办  王金花谢步勇 熊俊奎)